美女赢家

第一五七二章 比较诚恳(1/3)

37中文 www.37wxw.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国际名园,杨程义一个人在家等着的。杨大老板也真好意思,又从储物间搜罗出几样拿去丁家也算风风光光的东西,还假装问这个没问题那个可以哪吧?他做好事呢,杨景行要有个一官半职,那房间门一开就够十年八年的。

    午饭没着落呀,杨程义负起责任去煮面条,简直不如他儿子,找了一把意面丢进锅里就忙着准备碗,一点盐和酱油,美其名曰清淡点,要不要醋?杨景行也不敢嫌弃,就建议面条至少煮个七八分钟。杨程义很痛心年轻人没常识,煮那么久不成面糊了!

    这苗条膨胀系数太低,父子俩一人一小碗,不过就这样了。见儿子居然先拍个照,杨程义不免担心是不是要被告状。

    可能是萧舒夏不在,去丁家的路上父子俩聊得有点不一样。杨程义就以丁家为例,说要守住一个人民音乐家的清誉就要求那么一大家人至少得清清白白做人,是很不容易的。许维家的情况就是反面教材,虽然不至于说毁了人生,但一个一表人才的好青年不得不走一些弯路。

    当然也有时代和环境原因,其实许维的父亲并没有多严重的经济问题,要说起来,杨景行的爷爷在领导岗位上也并非绝对清廉毫无瑕疵。就像干工程一样,有些人和事不得不去接触处理,关键是守住底线。杨程义自问没有干过良心不安的事,但以后还要更严格要求自己。

    杨景行虽还不是正宗的著名音乐家,但真要挂起来也算号公众人物,曾经的事情虽然冤枉却也是个好的警训,说明一旦真出事情是很难补救的,所以一定要时刻自省修身,再就是重视齐家。

    对于老婆能没怎么动干戈就同意了由儿子名义上负责杨云的车房大问题,杨程义真是悲叹感激:“你妈一辈子到现在四五十了,能有这样的变化……人是很难改变的,最能让人改变的就是子女。杨云妈妈更是谁的话都不听,可是现在杨云说几句真管点用。”

    杨大老板的意思是要做好至亲的齐家工作最好是从年轻人入手,所以他就率先主动赠送一套房子写上萧晨的名字,虽然中间有点分歧虽然萧晨贪玩,但感恩之心倒是超出预期。当然了,经济帮助只是最小的方面而且只是方法并非目的,比如杨云,让她和父母不需要为房子车子这些事发愁,那她就能专心学业,她妈妈能安心照顾老人,他爸爸能稳妥为官。

    说起这些,杨程义就得表扬何沛媛,他甚至不怕死地拿自己的老婆当反面教材,臆断萧舒夏的潜意识是“我好看我就该享受物质生活”,而何沛媛身上就没有一点物质迹象,对一个生活在浦海本身又很出色的女孩子而言是极为难得的,当初萧舒夏不讲轻重送的见面礼什么表呀项链呀都还在家里吧?

    让杨程义更为夸赞的是何沛媛是有头脑的女孩,聪慧但不奸猾,内敛却不城府,很多做事和说话表现出来的谦虚……虽然萧舒夏对姑娘“爱使小性子”的判断不一定错,但让婆婆都只能挑出这么点似是而非小毛病的就堪称完美了。

    杨程义的观点是伴侣比堂妹表弟更重要得多,虽然杨景行跟何沛媛谈组织家庭还为时尚早,但男人应该提前负起该有担当,比如关心姑娘父母长辈的身体健康……

    一个地产大老板那么罗里吧嗦没完没了,还好杨景行电话响,一看是媛媛,杨程义“自己接”就闭嘴了。

    杨景行从护手上拿起来接听,不辱家风地嗯一声。

    “过去了吗?”何沛媛的语调才是真教养:“中午时间不多,可能来不及选玩具。”

    “快到了。”杨景行把小孩子想得简单:“随便选一个,重样的她都喜欢。”

    何沛媛还是说明:“后来他们又过来了,聊到现在,吃东西了还要继续,两点开始。”

    杨景行显出原形:“那多不好意思,你请了吧。”

    “没一起,我和小洁菲菲去商场。”何沛媛依然文静:“迟……好像是说那边有个别人说她帮平京活动了一些事。”

    杨景行不意外:“别理那些,你们别说话。”

    “我们没说。”何沛媛简直温顺:“他们也没多说,主要说作品……齐清诺要我讲我没讲。”

    杨景行哼:“我发现副团长膨胀了。”

    “没有。”何沛媛还团结起来:“她知道……先不说了你开车吧,吃东西没?”

    杨景行弹叹气:“一言难尽,晚上说。”

    何沛媛虽然嘻嘻但也不再说话。

    杨大老板这都听得出来苗头,又判定民族乐团这样的事业单位人际关系必定不简单,而何沛媛跟齐清诺之间的尴尬又是你一手造成的,需要处理得当维护周到……

    丁家的所谓联排别墅虽然地段较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